BBC: 移民潮:「昔日我愛國,現在我想逃到英國」,香港家庭去留的痛苦抉擇

移民潮:「昔日我愛國,現在我想逃到英國」,香港家庭去留的痛苦抉擇


小夫近日在香港經常遠足郊遊,希望在離開香港前,多拍一些照片留念。

「移民潮」和香港總是關係密切,上幾代很多人因各種原因從大陸移居香港,1997年,大量香港人擔心主權移交後的發展移民海外。直至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後,「移民潮」一字,再次走入公眾的視野。

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英國丶加拿大等國家放寬了香港人移居當地的條件,移民公司接獲的查詢倍增。香港中文大學調查指,一成半市民已做凖備移民,以香港700多萬人口推算,移民人口隨時達100萬。

很多家庭考慮到香港不穩的政治環境,以及香港教育制度上的轉變,比以往有更大的決心離開。

今年50歲的小夫便是其中一個對香港前境感悲觀決定移民的中產父親。他回顧自己的人生,感慨竟然需要經歷兩次移民。

他曾經在中國內地讀小學,約40年前跟隨家人從福建移民香港。如今,小夫事業有成,是一家之主,卻開始凖備帶同妻子,和兩個念中學的孩子從香港移民英國。他的案例可以說是眾多香港家庭移民故事的縮影。

自言曾是愛國分子的小夫說,他對中國人的身份感到驕傲,香港主權移交前覺得中國逐步富強,對香港有「一國兩制」的未來充滿憧憬,當年,他成為了家中唯一一個沒有申請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的人,認為就算出事也可以靠中國。

但香港經歷連串政治風波,從事資訊科技的小夫對中國和香港政府失望,終於下決心移民。他一度考慮台灣為移民地點,但他在中國大陸出生,以及在中資公司工作的背景,令移民台灣這個選擇並非那麼容易。

小夫也曾經想過,當年沒有申請BNO可能是一個錯誤的決定。但「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英國放寬了香港BNO人士移居當地的規定,讓BNO人士可無條件帶同直系親屬移居英國,小夫妻子是BNO人士,他們一家人可以移居英國,住滿6年可成為英國公民。

為何香港家庭爭相移民?

小夫知道移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回想小時候,跟著家人從福建到香港,不會說粵語,默書零分,花了約半年時間才融入香港的生活。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以來,這個城市經歷了無數政治風波。在小夫眼中,97年之後的首十幾年裏,「一國兩制」都尚算可行,例如2003年,50萬人上街推翻國家安全相關的23條法例草案,2012年,黃之鋒的中學生團體號召群眾抗議推翻了港府擬在校內推行國民教育。

他說,那是港府會尊重民意的年代,「他們不是那麼一言堂,說什麼就什麼,香港人出聲,他們仍然會聽。」

真正令小夫第一次萌生移民念頭的是,2014年8月31日,香港佔領運動爆發前,北京全國人大常委會宣佈8.31決定。 明確全民普選特首的前提,是要由一個由一千多人組成的提名委員會篩選候選人。 雖然香港政府稱這一千多人具備「廣泛代表性」,但這與當年民間的訴求相距甚遠。

小夫說,「8.31落閘之後,我就知道中港之間沒有出路,那是共產黨撕破面具的開始,因為北京開始一言堂,他們決定了的事情,完全不會理會香港人的意見。」

「以前的我覺得一國兩制可行,我們香港人會有普選,但今天都知道,一國兩制是騙人的,共產黨的承諾不會兌現,對政權沒有任何期望。」

佔領運動爆發後,社會運動走向低潮,舉家移民的想法仍然只是一個概念,埋在心裏。隨後的幾年裏小夫開始意識到香港政府政策,「愈來愈傾向討好大陸」。 從花費百億預算修建港珠澳大橋丶高鐵,到林鄭月娥政府推出的「明日大嶼」大規模填海計劃,直至中國積極在粵港澳建立大灣區生活圈。

小夫認為,這些都並不是香港人想要的東西,只是透過利用納稅人的錢,去讓大陸企業或大商家投標。

2019年,圍繞《逃犯條例》的爭議,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抗議,再到6月12日激烈的警民衝突,目睹這一切,小夫感覺「非走不可」的導火線被點燃了。

「以前我從來不覺得香港有警暴問題,警察以前不是這麼黑暗的,但6月12日,他們對住市民這樣,我過不了自己那關,我特別記得他們開槍射爆了一名老師的眼睛,我回家立刻把網上片段錄製下來,我不敢相信這件事會在香港發生。」

示威後來轉趨激進,警民衝突暴力升級,他與一眾民主派陣營的人一樣,對示威者的行徑持「理解」的態度,矛頭仍然是指向警察。

「我試過駕車送兒子上學,突然一個年輕人衝出來設路障,那個人與我孩子差不多大,念高中左右,他們的做法是影響到我生活,但我會耐心地等,我理解他們的行為,我不會罵他們是廢青。」

小夫坦誠自己是一位「和理非」示威者,出席過大型遊行,會捐錢支持運動,也會支持黃店(親示威陣營的店),「很老實,我家中有老有嫩,在中資公司工作,我事實上做不到什麼。」

2020年7月,港區《國安法》落實。從此香港社會不能再出現支持「港獨」的言論,示威者高呼的「光復香港」口號,也被視作有「港獨」傾向。

以往小夫會活躍地在社交媒體上分享政治內容,《國安法》落地以後,他選擇了自我噤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