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遜發表脫歐後首個外交政策講話:英國將以行動捍衛價值觀和利益

約翰遜發表脫歐後首個外交政策講話:英國將以行動捍衛價值觀和利益

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2月19日在參加慕尼黑安全會議之際,發表了自英國脫歐後首個明確的外交政策演講。他在活動中壓軸發表演講,並談到,“我們的美國朋友必須知道,他們在大西洋這一邊的盟友願意並能夠分擔解決世界最棘手問題的風險和負擔。”約翰遜表示,這就是英國執行的“全球英國”戰略存在的原因,也正是英方努力的目標。

約翰遜說,“人們習慣於在這樣的場合出現,並前兆般地宣稱西方已陷入絕境,大西洋聯盟已分崩離析,北約已岌岌可危,我們所珍視的一切都有被遺忘的危險。而這種悲觀主義的產業最近蓬勃發展,也許甚至在慕尼黑也是如此。”他說,“因此,我無意貶低我們在全球大流行病中所面臨的挑戰和危險,但請允許我恭敬地指出,陰霾已經過去,我們正在轉折,我們稱之為 ‘西方’的國家們正在團結起來,再次將她們強大的力量和專業知識結合起來,這對每個人都有極大的好處。”

約翰遜說,“正如你們早些時候看到和聽到的那樣,美國毫無保留地重新成為自由世界的領袖,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我們的美國朋友必須知道,他們在大西洋這一邊的盟友願意並能夠分擔解決世界最棘手問題的風險和負擔。這就是 ‘全球英國’戰略存在的原因,也正是該戰略正在努力實現的目標。”他說,“我很高興地報告,今天早些時候,我在主持一次虛擬會議時,在我的七國集團領導人同事中正是發現了這種意願。英國擔任七國集團主席國的共同目標是,幫助世界在大流行病後重建得更好,重建得更綠色,並盡量減少類似災難再次發生的風險。我們都可以從這一經歷中吸取教訓,我們都不想重蹈覆轍。”

建立一個由全球大流行病監測中心網絡促成的下一個病原體預警系統

約翰遜稱,“在上屆聯合國大會上,我提出了一項保護世界免受未來流行病影響的五點計畫,今天七國集團同意通過世衛組織探討一項大流行病防備條約,該條約將載入各國為保護所有人免受另一次新冠病毒感染而需要採取的行動。我打算將我的領導人、科學家和國際組織同事聚集在一起,共同抵禦下一個病原體,就像我們團結起來應對軍事威脅一樣。”他說,“世界科學家們的英勇努力在不到300天的時間裡就研製出了安全和有效的抗新冠病毒疫苗。今後,我們的目標應該是將這一時間縮短更多:通過集中我們的資源,我們應該爭取在100天內研製出預防新出現疾病的疫苗。”

約翰遜說,“即使在疫情發生的最初幾周,我希望我們英國人也能抵制住‘一意孤行’的誘惑,努力保持全球合作的火焰。我們幫助建立了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畫(COVAX),這是一個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新冠疫苗的全球聯盟,今天,英國是COVAX最大的捐助國之一,目標是向92個國家提供10億劑疫苗,我們還將分享我們國內疫苗接種計畫的大部分剩餘。當牛津大學和阿斯利康公司開始對新冠疫情進行重大努力時,他們的明確目標是設計一種廉價的、易於儲存的疫苗,以便每個國家都能迅速接種。”

約翰遜說,“保護我們自己還意味着跟蹤病毒的變異,世界上所有可能的新冠病毒變異的基因組測序,有近一半是在英國進行的。現在,我們需要調動我們共享的專門知識,建立一個由全球大流行病監測中心網絡促成的下一個病原體預警系統,英國打算與世衛組織和我們的朋友一道努力實現這一目標。”他說,“如果說這場悲劇能帶來什麼好處的話,那麼我們至少有機會在新的綠色基礎上實現全球復蘇,使人類能夠在不危害地球的情況下實現繁榮。”

約翰遜說,“為此,正如你們剛剛從美國氣候問題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那裡聽到的那樣,英國將於11月在格拉斯哥主辦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我很高興拜登總統領導下的美國重新加入了《巴黎協定》。英國的目標將是幫助儘可能多的國家支持到2050年實現零排放的目標。我們是第一個採用這一目標的工業化國家,我們已經把它變成了具有法律約束力的目標,並公布了我們的綠色工業革命計畫,說明我們將如何實現這一目標,所以我希望其他國家也能以英國為榜樣。”

確保英國保持歐洲最大國防預算和北約第二大國防預算地位

約翰遜說,“但是,我們只有在英國本身和我們自己的公民都安全的情況下,包括在我們都面臨恐怖主義威脅的情況下,才能與我們的朋友一起解決全球問題,並將英國的影響力擴大到全世界。我們的外交、防務和發展政策綜合審查將於下月公布。其出發點是, ‘全球英國’戰略的成功取決於我們祖國的安全和歐洲-大西洋地區的穩定。”他指出,“如果說氣候變化和流行病是無聲無息的陰險威脅,那麼敵對國家可能會像俄羅斯政權三年前在索爾茲伯里肆無忌憚地傷害我們的人民,卻與跨大西洋團結、制裁和協調的外交驅逐這塊不動的石頭相撞,這是一種傑出的集體安全行為,我再次感謝我們的朋友。”

約翰遜說,“如果我們要確保我們的安全,我們的民主國家就需要加強其能力,以應對一個競爭日益激烈的世界的嚴酷考驗。正是出於這個原因,為了使我們能夠通過履行我們對北約的義務和加強英國的全球影響力來保障我們人民的安全,我決定以冷戰以來最大的國防預算增長來加強我們的武裝部隊。”他介紹稱,“未來四年,英國的國防開支將增加240億英鎊,令人欣慰地超過北約投資占 GDP2%的承諾,並確保我們保持歐洲最大的國防預算和北約第二大國防預算,僅次於美國。我們將把投資重點放在將使戰爭發生革命性變化的新技術上–人工智能、無人機、定向能武器和許多其他技術,以便我們與盟友並肩作戰,威懾任何對手,維護和平。”

約翰遜說,“今年,英國皇家海軍的新航母‘伊麗莎白女王號 ’將開始她的首次海外部署,航行20000海里到印度洋-太平洋並返航。在她的飛行甲板上,將有一個由美國海軍陸戰隊的F35戰鬥機組成的中隊;在她的護衛艦隊中,將有一艘美國驅逐艦護航,這顯示了英美兩國武裝部隊如何在世界任何地方攜手作戰,或者說是飛機在飛行甲板上作戰。但投資新能力本身並不是目的。軍事工具的目的是加強外交,從而最大限度地增加成功的機會。”他說,“我們不希望生活在一個不受約束的競爭或脫鉤或阻礙合理合作和全球經濟增長的世界裡。我們也不只關心貿易:我希望英國用我們的行動表明,我們將捍衛我們的價值觀和利益。”

希望英國用我們的行動表明,我們將捍衛我們的價值觀和利益

約翰遜指出,“在離開歐洲聯盟時,我們恢復了對外交政策重要槓桿的主權控制。近50年來,我們現在第一次有權力實施獨立的國家制裁,使英國能夠迅速而有力地採取行動。我們的第一個決定是建立一個旨在懲罰侵犯人權者的馬格尼茨基制度。隨後,英國成為在竊取選舉後第一個制裁白俄羅斯高官的歐洲國家。我們現在已經對50多名侵犯人權者實施了制裁,其中包括來自俄羅斯、緬甸和津巴布韋的侵犯人權者。”

約翰遜說,“我們一貫公開反對中國對新疆省維吾爾族人民的鎮壓,我們將繼續這樣做。我們已經出台了新的措施,以確保英國公司的供應鏈不會受到新疆侵權行為的污染。在中國違反條約並對香港實施壓制性的國家安全法後,英國為當地近300萬人民提供了一條獲得英國公民身份的途徑。我們迅速行動,心甘情願地在國內得到跨黨派的支持,以與香港人守信。現在我們已經離開歐盟,英國議會在外交政策上有更大的發言權,這只會加強我們國家成為世界上一股良善的力量的決心。”

約翰遜談到,“英國正在與法國、德國和美國一道,在一個跨大西洋的四國集團中努力解決包括伊朗在內的最緊迫的安全問題。我感覺到,我們的歐洲朋友和盟友有了新的決心,要團結一致,堅定不移地再次採取行動,在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被謀殺未遂後,當他在柏林的病床上康復時,我們看到了這種精神。當北約在一些地方被註銷的時候,歐洲防務開支的超級巨輪卻在悄悄地開始轉向,雖然這種微妙的公海迴旋動作遠未完成,這艘船還需要改變航向,但事實是,自2014年威爾士峰會以來,北約防務開支,不包括美國已經增加了1900億美元。”

約翰遜說,“當我們東邊的盟友尋求安全保證時,北約作出了反應,在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部署了一支多國部隊,而英國自豪地作出了最大的單一貢獻,領導了愛沙尼亞的戰鬥群,這表明我們說我們對歐洲安全的承諾是無條件的、不可動搖的是認真的承諾。我相信,歐洲越來越認識到,必須與我們的美國朋友一道,重新發現那種具有遠見卓識的領導能力,以及冒險和跨大西洋團結的精神,這種精神首先使我們兩個大陸變得偉大。”

自由民主、法治和自由市場信念構成了人類進步的偉大三位一體

約翰遜說,“一個嶄新的世界正在我們周圍崛起,貿易和商業模式正在發生變化,全球重心正在東移,技術革命正在以驚人的速度進行。但是,我們任何人都不應該害怕或反感這些變化。自由社會因其對自由民主、法治和自由市場的信念而團結在一起,它們肯定構成了人類進步的偉大三位一體。”他續稱,“自由國家,順便說一句,其中許多國家的地理位置遠遠超出了地理上的‘西方’,擁有無限的、固有的能力,可以釋放其人民的才能和進取心,以掌握和適應變化。根據2020年全球創新指數的排名,世界上最具創新力的10個國家中,除了一個國家外,其餘都是自由民主國家,這並非巧合。”

約翰遜說,“只要我們分擔負擔,成功競爭,並在任何地方尋找朋友和夥伴,我們各國就沒有理由在2030年,至2050年不比今天更強大、更安全。我已經邀請韓國、澳大利亞和印度作為嘉賓出席下一屆七國集團峰會,與主要國際組織一起。因此,讓我們抵制任何誘惑,不要哀嘆我們周圍的變化。”他呼籲,“讓我們建立一個開放和創新的聯盟,超越既定的聯盟和地理的限制,為我們的歷史感到驕傲,但不受任何倒退的誘惑,並利用開放社會的天才,在一個重新競爭的時代蓬勃發展。讓我們恭敬地消除有時出席我們會議的悲觀情緒。美國和歐洲並肩作戰,有能力再次證明自由國家的固有優勢,並成功地塑造我們自己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