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安全」教育將成為促使香港人移居英國的其中一項重要原因

「國家安全」教育將成為促使香港人移居英國的其中一項重要原因

「香港政府早前推出了全新的「國家安全」課程,透過輕快的音樂和可愛的貓頭鷹形象向全港的學生愉快地說著:「讓我們了解國家安全。」一個新時代已經開始。

是項重大的課程改革於星期四推出,未來六歲以下的兒童將需要接受「國家安全」教育,背誦《港版國家安全法》中的罪行,學校亦需要向教育局舉報高喊政治口號或行為涉嫌「違法」的學生。有關「國家安全」的元素並非只會通識或常識科中出現,而是將貫穿學校所有課,例如在生物學課程將概括中國政府對抗新冠肺炎取得的「巨大成功」,又或者是即將在地理課程中出現的有關中國對南中國海主張的論述等等。

儘管上萬名香港抗爭者面臨與參與社會運動有關的控罪自然而然地成為了最廣為人知的新聞之一,但香港此番重大的課程轉變似乎將成為推動香港人透過BN(O)政策移居英國最重要的因素。

一位已經移居英國的香港人告訴我,她和家人朋友的聊天話題現如今都環繞著對「白色恐怖」的恐懼和對「文化大革命」在香港上演的憂慮。她身邊不少「上有高堂;下有妻兒」的朋友都已經離開或正考慮移居外國,「他們大多數都預視到了國安法教育的來臨」,遠走他鄉背後原因都不外乎是為了兒女的未來和其他各種有關《港版國安法》的顧慮。

2012年香港政府嘗試推行國民教育,我的朋友是數以萬計上街遊行抗議的香港人之一,而該次的示威活動也成為了香港政府向民眾的最後一次低頭。如今,小學生的父母都在擔心他們的孩子成為了政府洗腦的目標,也令他們產生了離開的念頭。

香港人對「洗腦教育」的憂慮一直都深深地植根在腦海中,因為不少人的長輩都是曾經經歷過1950年代初期毛澤東統治時「大躍進」飢荒和文化大革命等社會變動,數以萬計從中國逃難到香港的難民之一。而背後這些獨特的歷史和經歷也成為了普遍香港人對北京政權如此不信任的重要原因。同時,當年那麼多人千方百計要逃離中國,尋求一個殖民地的庇護對於中國共產黨來說也是巨大的「侮辱」。

我這位有孩子的朋友也說覺得歷史正在重演:「我們在小時候都聽長輩說過關於文化大革命的故事,而現如今白色恐怖和文化大革命也在社交平台上出現的越來越頻繁。」

香港政府在推行《港版國安法》的時候說:「國安法只針對極少數危害國家安全的人。」但現實是,自《港版國安法》生效以來,我們都見證了香港政府如何透過大規模取消民主派人士的議席或參選資格、肆意逮捕起訴政治人物、打壓蘋果日報限制新聞自由、向法官及司法機構施壓等手段踐踏民主自由。然而,對於普通的中產階級或思想進步的香港人來說,強制公務員效忠宣誓以及種種預示著「網絡防火牆」的事件也是極其令人擔憂的議題。

不少政治學家都曾經形容香港為一個自由專制體制下的「混合型」城市,但如今每一樣事件都證明「自由」這一詞已不再適用。

如果這種趨勢繼續下去,對於那些考慮是否申請BN(O)政策的香港人來說,日漸嚴重的白色恐怖將成為一個主要的推動因素。

英國內政部估計,未來五年約有30萬香港人可能移居英國。但這個數字也取決於香港發生的事件:螺絲擰得越緊,不希望歷史重演而選擇移居的年輕家庭數量就越多。英國政府必須隨時準備後歡迎他們。如果中國政府想避免發生另一次文化大革命式的大規模外逃,他們也需要重新考慮他們的做法。

(撰文:香港監察總監 Johnny Patter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