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O真平權 - 陶傑

BNO真平權 - 陶傑

為阻嚇香港BNO蜂擁去英國做二等公民,我倡議主辦全球愛國華人網絡一人一個講述自己在歐美慘遭種族歧視之吐苦水大會。有好事者問我:身為KOL,你帶頭透露曾在英國男廁遭到數名老白男種族欺凌搞你,願聞其詳。

吓?真的要我表白、不,表黃呀?我咬咬下唇。好吧,既係意見領袖,這點犧牲要付出的。

我二十四歲那年,做了幾年Gym,有八分池昌旭的身材,夏天穿T恤,在倫敦一度險成為英國基男的點心。

關於這個領域,我不介意。我和David Tang私下都同意:身為亞洲男性,在英國如無搞過那樣嘢,不算真正融入過自希臘羅馬以來的西方文明社會,只是會不會及時抽身撤出,因為此一玩樂,最忌見老。然後我以略帶厭惡的眼神打量他的五十吋肚腩。他提着雪茄笑說:I’m an old bugger now。

不論倫敦Comptons酒吧的男廁,還是希臘Mykonos島七月沒有月亮的沙灘,昔日我都遇過。只是每次對方堅持要做一號,俱被我reject,因為我反感在他們堅固的種族偏見裏,華人男仔一旦擁有精紮的肌肉、絲綢般的皮膚,必屬永遠的0。

這是白人基男一套一知半解的Yin and Yang的種族定見(racial stereotype),雖然尊龍憑「龍年」走紅之後,despite梁家輝在「情人」裏,與英國女星珍瑪琪床戲中梁家輝完美的裸臀──一上一下紮實過卡拉揚指揮貝多芬第四交響曲末段的top shots令若干鬼妹驚艷,但李安「囍宴」裏的華洋同志婚姻,亦須滿足此一偏見方有西方票房。

See?而且為何十之有七八,去到曼谷芭堤雅圍獵的白人均老伯伯?

幾時中國山西的老礦主,七十歲學會出櫃,去倫敦嚐鮮,擲出一包現鈔,指定要Justin Bieber午夜來Dorchester酒店的總統套房陪唱裸K,而不是當Kevin Spacey應邀來北京電影學院講課,除了有不同男生日夜相陪,史佩西只看中全程負責接待的陳坤,在機場送別,撫揑其左臂,輕掃過胸肌,依依說:What a pity,Chen,you are married?

因此,BNO同志移民倫敦,勿做二等公民,我鄭重呼籲:最後關頭,勒住,表態:Bottom?No。

1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