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港男裸辭棄鐵飯碗來英遭華人排斥 嚴寒下四處借宿

90後港男裸辭棄鐵飯碗來英遭華人排斥 嚴寒下四處借宿

英國BNO居英簽證今天開放申請,不少90後港人擬經此途移英。27歲的Jonas甘願「裸辭」放棄本港公營機構鐵飯碗,隻身到英國展開新生活,預備申請BNO簽證。不過他甫到埗即遇上疫情鎖國,失業近3個月;終獲聘用但被華人同事排斥,轉到餐廳打工,又與大陸老闆娘因身份認同及價值觀起爭執,不歡而散,最近嚴寒下慘遇熱水暖氣供應中斷,需四處向其他移英港人借宿。在英首年生活困難重重,但Jonas仍未言棄。他指居英的黃金機會是「靠香港班年輕人打返來」,在英會珍惜得來不易的選舉自由。


「我來英國前還想說順便避一下疫情,誰知道避無可避。」訪問翌日,英國本土感染武肺死亡人數突破10萬人,但Jonas約一年前決定來英時,當地只得零星確診個案,「我以為疫情只局限於亞洲,去年2月初持工作假期簽證到倫敦,不足一周就第一次鎖國」。

Jonas在香港因想打政府工而進修,取得高級文憑後獲職訓局聘為長工,收入不俗又穩定,他一做5年,卻覺人生無甚意義,「始終你是政府架構,幾時升職、加幾多(人工)咁寫好晒,搞到個人好懶散,好多嘢都會是旦啦、求其啦,(人工)可以加得幾多?」

最終Jonas決定裸辭到英國一闖,但疫情下當然難搵工,失業逾3個月,「我有預一年左右生活費,但個心都好怯,始終你不停使錢無收入」。

幸得友人轉介,終獲大型華人食品公司聘為銷售助理,「我知好多香港人來到都抗拒打華人工,但對我來說反而是很好的過渡,因為華人公司一般中高層都是英國人,但同事和客人都是講廣東話,可以慢慢趁機練習英文之餘,不明白上司說甚麼又可以向同事請教」。

Jonas一洗在港頹風,在新職位積極進取,獲英國上司賞識,入職第四個月即升職,令他十分興奮,「不是說在香港沒試過升職,但我始終在政府架構中工作,升職是看年資。但現在於私人公司做,是看表現成績。」不過他稱不少資深員工眼紅他「遲來先上岸」,向大老闆打小報告,對他造成困擾,剛好有客人開新餐廳聘請總經理,他決心一試。

新餐廳總經理當務之急當然是請人,Jonas希望盡量幫助剛來英的港人,卻換來心酸和麻煩,「我請一個廚房助理,一天竟然收到五、六十個香港人申請。我人生第一次審視別人的履歷表,看得很心酸,大部份學歷都比我高,碩士博士都有,很多曾經是大公司高層,但現在是應徵這份最低工資的工作。」

麻煩則是他專請港人的決定被同事質疑,大陸老闆娘亦經常借故質疑其港人身份認同,常質問他「你不都是中國人嗎?」雙方矛盾漸生,Jonas說:「我當然也會駁回去。但無論如何,開始發現大家的價值觀很不一樣。」例如他堅持按法定最低工資請基層員工,但老闆娘每每阻止,只求賺多一分半毫。「我留得喺度就希望做個良好英國公民,尊重呢度嘅制度同精神。」最後他只得辭職求去,近日獲一間英國食品公司聘用,「全公司得我一個講廣東話,我覺得是種進步」。

回看來英一年,他感謝來英後才認識的港人互相扶持,「我最近一個月租的地方熱水爐壞了,故無熱水亦無暖氣,得一兩度時好難捱,多得唔同朋友肯在lockdown期間都接濟我,畀我去佢哋度暫住」。

他即將申請BNO簽證,如無意外6年後會正式入籍成為英國公民,Jonas希望這6年間可真正融入英國,「我其實來到就登記做選民,投票前亦會做好功課,好好珍惜呢張選票。總之我會放低香港人嘅身段,做個實實在在嘅英國公民。」Jonas最感激是香港的前線抗爭者,「我本來最壞打算要同當地人結婚先留得低,但突然有BNO visa,係靠香港班年輕人打返來,我好慚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