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三學歷港男傘運後舉家移英 建自家車隊食正港人移民潮

中三學歷港男傘運後舉家移英 建自家車隊食正港人移民潮

BNO居英簽證明天(1月31日)正式開放申請,不少港人心動,卻擔心無法維持生計而舉棋不定。僅持中三學歷的港人Benny傘運後帶着懷孕妻子離鄉別井,到英國重新生活,初到貴境不諳英語,但堅持不去唐人街工,務求盡快融入英國生活。他現時養活一家六口,更擁自家車隊專門接送移英港人,過去一年生意受惠於BNO移民潮,在疫市擴充增聘近期移英的港人。

佔中促萌移民念頭

2014年雨傘運動雖未對當時的搬運工人Benny造成實際影響,卻在心中埋下移民的種子:「政府好荒誕,好多嘢擘大眼講大話,有能力嘅唔想留喺呢個地方。」

Benny今年38歲,太太是第二代英國公民但一直在港生活,兩夫婦在傘運後一直想着離開,半年後太太懷孕就坐言起行,從香港新田圍的公屋,搬到英國南邊小鎮皇家唐橋井(Royal Tunbridge Wells)。

Benny帶記者遊走他住的社區,又參觀每天上班的地方。幾乎所有碰面的人,不論是鄰居,還是雜貨店老闆,他都主動用英語打招呼溝通,難以想像他從前一句英語也不懂。

英文一竅不通 見工靠老婆「提水」

Benny只有中三學歷,經常自嘲英文差:「就算識講,人哋都聽唔到,因為發音唔同。」初抵埗時,麥當勞還未有自助售賣機,英國亦不像香港有號碼點餐,Benny不但買不到食物,連向店員索取一枝飲管也溝通困難。

拿到配偶簽證後,他即在附近中式餐館送外賣,惜每個月人工少於5,000港幣,唯有邊做邊繼續找工作。有朋友介紹他去唐人街的中式超市上班,但他婉拒,堅持申請本地工作以盡快練好英文融入英國生活。

Benny通曉多門手藝,持有巴士牌、貨車牌,在香港做過售貨員、推銷員、運輸工人、裝修工人、手機維修員和鋪設光纖人員等。在新環境新地方,他抱着「邊度有工就去邊」的心態,希望靠技能維持生計。他的履歷經妻子多番修改,終獲英國一間大型送貨公司面試,「我帶上藍芽耳機,太太則在耳機另一邊,充當人肉翻譯機,將僱主的問題快速翻譯,指導我如何回答。」他又把申請表格拍下傳給太太,教他如何填寫,最終獲聘為送貨員。

他坦言,上班初期經理和同事的對話他一句也聽不懂,純粹靠估,當然不敢搭訕。但他未有因此氣餒,每天下班後溫習英文生字,硬着頭皮慢慢學,「我認為只要說對生字,即使文法不通,總能勉強溝通。」半年後,他逐漸能與經理溝通,自薦在貨倉當夜班執貨員。生活漸趨穩定後,他在網上出售汽車機械零件,又考獲當地的士牌,跟朋友開設的士公司,專門私人接載客人往返機場或接送小孩上學,同時身兼五職,但其稅後收入每月最多僅約3,000英鎊,扣除油費保險等成本後最多只有數百鎊落袋。隨着三名子女陸續出生,妻子需全職照顧,他一家省吃儉用,在特定時間光顧超市買減價貨。不少港人移英後思鄉情切,愛到中式超市入貨,但價錢較昂貴,Benny也盡量避免。他一直保持樂觀,「香港人經歷過沙士、金融風暴,手停口停,有咩未見過。」

今日Benny已是有自家車隊的老闆,專為來英港人提供點對點貴賓接載服務,扣除所有開銷和生活費後有約2,000鎊落袋,「我主要做香港人生意嘅,所以認識不少新移民過來的人,他們又轉介畀其他打算移民的港人,疫情下本來無乜生意,但因為香港移民潮所以對我反而多咗生意。」Benny順着人脈一併接下清潔及送貨等工作,另組公司為最近移英的港人分派工作,讓他們盡快穩定下來融入生活,在所住小鎮建立港人小社區。

移英六年,縱然歷盡艱辛,Benny看着三個子女在偌大草地玩得不亦樂乎,加上太太懷着第四胎,嘆謂苦盡甘來:「30幾歲人先來歐洲重新適應,都辛苦㗎,希望小朋友將來有好的生活。但當然都好多謝老婆同佢屋企人,無佢哋支持無今日。呢幾年轉變好多、學到好多,喺呢度似返個人。」雖然離開了土生土長的家,但他希望將香港人的種子散落四周。他勉勵港人,如有心來英,實不必過份擔心生計問題,「好似我咁唔識英文又無讀大學,都可以靠雙手起家,香港人無嘢話唔得嘅。」

最後嗰段 , 講得最好 , 千祈唔好睇小香港人( or 睇小自己) 我地去到邊度都係非常出色

1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