睹七二一事件 感香港不復從前 長輩「總指揮」 三代八口齊心由零開始 50後經歷一年改心意 「兒媳出街我也害怕」

睹七二一事件 感香港不復從前 長輩「總指揮」 三代八口齊心由零開始


【明報專訊】英國宣布容許港人申領BNO簽證移民後,觸發新一輪移民潮。「80後」夫婦Jimmy與Kim(均化名)為了孩子將來着想,早有移民念頭,但一直未成事;至去年反修例運動期間,目睹7.21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有感香港已不復從前,連帶外父外母、舅仔夫婦都萌生移民念頭,於是一家八口、四個年代、三代同堂舉家移民,Jimmy外母Cat原本沒移民打算,卻成為這次全家移民大計的「總指揮」。由籌備到出發花上逾年,經歷不少阻滯,慶幸最終一家人順利抵埗安頓,齊齊整整歡度冬至聖誕,總算為變幻莫測的2020年帶來安慰。

【系列七之二】

特約記者 陳家俊 倫敦報道

2014年誕子已有移民打算

Jimmy與太太Kim是香港土生土長80後,2014年兩人誕下兒子時已有移民打算,但未能成事,Kim說,「當時我父母未有什麼表示,我與丈夫則根本無能力,我們都要上班,如果移民就要一人工作、另一人湊仔。之後又誕下女兒,所以便想等孩子長大一點才離開」。到去年夏天社會動盪和發生7.21事件,令Kim與家人都認為非走不可,「當晚我陪孩子睡,記得媽媽看到直播,哭着衝過來跟我說,而我丈夫也看到眼濕濕,印象很深刻,想像不了情况那麼壞」。

Kim的母親Cat(化名)卻認為局勢轉變是意料之內,「其實是不會變好,去到這一步已知道只會愈來愈差,所以我過去多麼不願移民,都想即刻去馬」。Kim的父親Ned(化名)也認為,香港的政治氣候令人沒法住下去,移民有必要。Kim的90後弟弟與弟婦一直嚮往歐洲生活,亦感覺留港前路未明,眾人有共識下決定舉家三代移民。

曾往希臘探路 當地經濟不景作罷

Cat是整個移民計劃總指揮,Jimmy與Kim等人是執行者,負責資料蒐集及籌劃。由去年5、6月起,一家人構思不同移民方案,考慮過澳洲甚至希臘,更派Kim的弟弟Tommy(化名)實地考察,最終未考慮,因當地經濟不景,而投資移民亦不能在當地工作;他們也想過以海外公司首席代表簽證(Sole Representative Visa)移英,代表姨母的公司到英國設分公司,但簽證要求公司有一定營業額及持續營運,故未必符合要求。

一家人今年2月申請英國馬恩島(Isle of Man)企業家移民簽證(Tier 1 Entrepreneur Visa),還支付附加費加快申請程序,詎料新冠病毒疫情下全英封城,令簽證審批程序延長數月,最終申請也被拒。

Jimmy回想過程中的波折令一家人感到氣餒,「好像看到曙光,但跟住去試,又關上了門」。

訂全家機票 免像「南北韓以後不能見面」

移民之門今年7月再為他們打開,英國政府宣布推出BNO簽證,並讓有意提早抵埗港人以Leave Outside the Rules(LOTR)方法入境。於是全家坐言起行,在Kim的母親領導下,指示女婿、兒子和媳婦時機成熟就辭職,又將兩個物業減價放售。為免夜長夢多,Cat決定訂購全家機票一齊出發,「一旦先走部分人,其餘繼續留低,可能會像南北韓,以後都不能見面」。

籌劃逾年 花逾百萬安頓倫敦

他們在9月底入境英國,由籌劃到抵埗歷時逾年,其間請移民顧問、申領簽證費、買機票、貨運、抵埗後租屋買車等,花費過百萬元。回想過程中的起跌,Cat分外感觸,女兒Kim則認為當日決定正確,「去年你跟我說香港變成這樣,我不會信;去年你跟我說有全球流行病毒,我也不會信;去年你跟我說會有BNO簽證,我都不會信。我們2月起申請移民都走不了,若到9月有機會我們8人仍坐定定,若又有第四件事發生,可能就走不到」。如今在倫敦安頓下來,縱要面對置業、求職等未知之數,最重要是一家人齊齊整整,平平安安。

50後經歷一年改心意 「兒媳出街我也害怕」

【明報專訊】為人父母無時無刻總牽掛着兒女,這個三代同堂的移民家庭,無論是長輩還是80後的年輕父母,移民英國都是為了下一代的將來着想,希望他們安穩過活、免於恐懼,以及接受更好的教育。「我60歲人都真的沒想過,經歷時代這麼大的改變」Cat(化名)坦言,即使女兒Kim與女婿Jimmy(均為化名)數年前已打算離開香港,自己卻完全沒這念頭,但隨着香港局勢急劇轉變,使她態度徹底改變,「我女兒當年說要移民,我是很決絕說不,但我在一年內計劃(移民),我說你們走去哪裏,我都會跟隨,我要跟你們在一起」。

稱港已到「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做母親的最擔心兒女在港的安全,「我兒子與媳婦出街拍拖,例如去將軍澳,我也會害怕,即使他們什麼都沒做過,但(香港)已去到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年輕夫婦Jimmy與Kim移民也是為了6歲兒子與1歲多女兒的將來。訪問當天,正在當地公立學校念二年班的兒子Bernard(化名)放學回家,開開心心拿着一盒維他檸檬茶,告訴媽媽上學聽老師講故事、在泥濘的操場上與朋友仔玩耍。

80後爸爸:

港教育制度 「扭曲當年所學價值觀」

Kim認為,孩子在英國愉快學習,壓力遠較香港小,「在香港,小一一星期有17份功課,但在這兒只有1份。在香港無論讀公立或直資都要考試有競爭,在這兒,老師知道兒子是插班生,特意花額外時間教他英文Phonics(拼音),很有心機」。

Jimmy不諱言香港教育制度變質促使他們移民,「好像將我們由細到大建立的事都推翻,跟我們當年所學的價值觀已扭曲」。

Jimmy舉例,兒子在幼稚園讀K3時,學校有播放影片灌輸愛國意識;Kim也指出,若留港讓孩子接受教育,將來可能要天天唱國歌和普教中,「如果只是我們兩夫婦,一世做順民也不會有太大影響,但為人父母,也想給他們(孩子)一個更好的前路」。

(BNO。覓何路 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