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身探路怕相送 抱抱稚子彼邦見 《國安法》後決心舉家赴英 社工阿傑:一鋪清袋都無所謂

孤身探路怕相送 抱抱稚子彼邦見 《國安法》後決心舉家赴英 社工阿傑:一鋪清袋都無所謂


【明報專訊】過去兩年香港經歷翻天覆地的轉變,不少港人正在「留」與「走」的分岔路上徘徊。隨着英國政府為港人提供的BNO簽證移民之路於下月31日正式開放申請,港人移英潮一觸即發,而數以千計港人更於過去半年循英國酌情處理方法Leave Outside the Rules(LOTR)率先抵英,以便留在當地等候申請BNO簽證。本報記者分別在香港及英國追訪多個港人移英個案,了解他們在生活、事業和學業等各方面重新規劃和適應的情况及心路歷程,這些香港故事既充滿無奈也充滿期盼,今起連載。

【系列七之一】

沒有家人隨行,也無親友相送,午夜時分的赤鱲角機場離境大堂格外冷清,只見阿傑孤身一人展開人生首次英倫之旅。出門去機場前,他特意帶一對孩子到公園遊玩,享受暫別前捨的天倫之樂,稚子對即將分離顯得茫然,長女卻在看到爸爸上車時黯然不語轉身離開,妻子臨別依依只有深情凝望。阿傑這趟遠行,為的是要充當先頭部隊,飛往英國張羅住屋、子女入學、銀行開戶等事宜,好讓家人稍後抵埗可立即安頓。這一走,阿傑預計短期內也不會回來,一如近半年不少出走港人,阿傑走得急,前途未卜,很多事情只能落地後才盤算。

明報記者 彭靜怡

自言從未想過人生首次往英國竟是移民,對於英國,阿傑人生路不熟,經驗止於網上獲取的資訊及網友介紹,但為了妻子兒女的將來,他不惜放下眼前安穩生活,帶着不足七位數的積蓄舉家赴英,展開一段「冒險之旅」。這在外人眼中或是欠缺周詳,但他說,「即使到時一鋪清袋都無所謂,因為無論成功失敗都是人生的一個經歷」。

兩老不滿獨子移民 最終送行祝福

36歲的阿傑與34歲妻子Joey都是社工,女兒今年7歲,兒子3歲。長女出生時他曾興起移民念頭,但無付諸行動。去年6月香港爆發大規模抗爭,至11月理大圍城事件,讓他看見很多怵目驚心的暴力場面,心靈備受衝擊。今年中《港區國安法》實施,阿傑終下定決心帶家人離開。

阿傑當初跟Joey商量移民時,Joey有很多顧慮,畢竟除了阿傑曾赴澳洲留學,她不曾在外國生活過。經反覆商議,Joey決定與夫同心同行。反而阿傑的父母只有他這個兒子,對兒子的決定極為不滿,彼此曾有爭執,那邊廂Joey也遭父母反對。不過,阿傑父母最終妥協接受和尊重兒子決定,更在他啟程當天送行祝福。

稚子不解離別在即:點解有的士嘅?

夫婦臨別擁抱1分鐘 菲傭:Bye sir

一家四口原計劃一同起行,但Joey考慮到英國疫情嚴峻,擔心帶着兩個小孩找房子和學校不便,建議阿傑先出發張羅一切事宜,再接他們過去。於是,阿傑在11月28日晚獨自啟程,機票也是在前一天才訂好。當晚,他先陪孩子在屋邨遊樂園遊玩,在短短15分鐘之間,他與孩子你追我逐,開心嬉鬧,一對小孩還發出哈哈笑聲。

晚上8時15分,預約的士到來,阿傑從筲箕灣住所出發,臨上車前,他先和兒子擁抱,稚子似乎未意識到離別在即,反問媽媽,「點解會有的士嘅?」阿傑欲和女兒擁抱,女兒卻突然轉為沉默,悶不吭聲踏着滑板車轉頭離開,未理父親呼喚。阿傑之後與Joey緊緊擁抱約1分鐘,Joey只說了一句「小心」,阿傑點了點頭,兩人深情凝望,盡在不言中。最後,阿傑雙手緊握菲傭手懇切地說「Thank you」,此刻菲傭雙眼紅了,哽咽說「Bye sir!」

「全為家人在自由空氣下團聚」

阿傑9時許抵達機場時,離境大堂除了他的身影,鮮有其他旅客。他先往櫃枱辦理登機手續托運一個中型行李箱,據他說,由於此行是「探路」,不便帶太多行李,大部分物品會在當地購買,他只背了一個背包,內裏放兩本書,手提的只有一個電單車頭盔和一個裝了外套的袋子。阿傑完成登機手續後,終邁開腳步離開這片土地,他臨踏入禁區時,臉上掛着微笑轉頭與前來送行的《明報》記者揮手道別。他向記者說,這一切,都是為了一家日後能在自由空氣下團聚和展開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