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英?東歐人卻正離開英國

移英?東歐人卻正離開英國

自從英國放寬 BNO 持有人移民限制後,不少香港人正舉家移民這個前宗主國。但「經濟學人」報道卻指出,10 多年來大舉移民英國的東歐人口,如今正顯著減少,甚至有人回流祖籍國,究竟是為甚麼?

8 個東歐及波羅的海國家在 2004 年加入歐盟,分別是波蘭、捷克、匈牙利、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全數為前鐵幕國家。當時東歐經濟仍然落後,當地人都渴望在西歐賺錢脫貧,以致大多數西歐國家都管制東歐勞動人口入境,偏偏英國沒有設限,東歐人於是前仆後繼大批湧至英國。

但十年人事幾番新,最新勞動力調查顯示,在英格蘭和威爾斯地區,出生自這些東歐國家的人口數目,從 2016 至 17 年度的 113.9 萬,跌至今年 92.6 萬;去年英國波蘭裔女性誕下的嬰兒數目不足 1.7 萬名,較 2015 年近 2.3 萬波蘭後裔誕生也顯著減少。

究其原因,近年鬧得沸沸揚揚的脫歐,確實營造了不太友善的社會氣氛。波蘭裔老闆 Olena Hrabovenska 在亨廷登和彼德堡經營數間波蘭食品店,還記得 2016 年脫歐運動期間,信箱曾收到寫著「波蘭害蟲」(Polish vermin)的卡片,有波蘭裔顧客沮喪地說:「如果我們不受欣賞,留下來還有甚麼意思?」

但立陶宛出生的會計師 Ruta Dalton 觀察認為,直接因脫歐而離開的東歐人數量有限,脫歐衍生的連串問題才令人頭痛 —— 2018 年政府重定政策,外籍居民必須證明過去 5 年主要留居英國,方可申請定居身份(Settled Status),令不少人要為整理證明文件大費周章。

然而,上述政策同樣適用於其他外籍人口,並不針對東歐移民,法國、德國、意大利移民又不見得大減,2014 年起獲准赴英工作的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移民,更加持續增長。可見促使東歐移民離開,還有其他關鍵因素。

對 2005 年移民英國的立陶宛人 Marius Vainauskar 而言,母國 16 年間的蛻變,便是真正令英國失色的原因。Vainauskar 最初在英國受聘為蔬菜貼標籤,每次回國都能夠滿載而歸,賺英鎊回鄉消費是相當富貴。今時卻不同往日,他現職更高薪的駕駛教練,但所得收入在立陶宛的購買力愈來愈低。

事實上,英鎊早在脫歐公投後貶值,使英國賺錢回鄉的匯率優勢大減;按購買力比較,16 年前立陶宛平均工資僅只及英國水平 41%,如今卻升至 61%,類似趨勢亦見於其他東歐國家。與此同時,東歐移民失業率也愈來愈高,智庫組織 Oxford Migration Observatory 便發現,東歐移民在所有移民社群中收入最低,而且最多資歷過高問題。

到英國賺錢的吸引力大減,也反映在最新東歐移民數據上。2015 年脫歐公投前,索取英國國民保險(British National Insurance)號碼的新到境東歐移民多達 18.5 萬人,去年卻減至只有 7.7 萬人。在鐵幕倒下後,東歐出生率不增反減,同樣預告潛在移民人數減少。聯合國數據便推算,18 歲波蘭國民人口數目,從 2005 年的 59.8 萬,減至如今只有 34 萬左右。

始於 16 年前的東歐移民潮逐步退潮,也不代表脫歐後的英國沒有新勞動力來源。在彼德堡的傳統移民聚居地 Lincoln Road,過去以波蘭食品店為主,如今很多都轉售羅馬尼亞產品,或者正好見證著移民結構的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