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案》被反對 賦予所有港人居英權 好事定壞事?

《香港法案》被反對 賦予所有港人居英權 好事定壞事?

英國下議院就《2019至2021年香港法案》(Hong Kong Bill 2019-21,下稱《香港法案》)原本在10月23日進行二讀,但會上有議員反對,令法案延至明年1月15日再進行二讀。這法案提出英國政府應把BNO資格和居英權,開放給所有香港居民。

事實上,英國政府在22日已公佈港人BNO「5+1」簽證細節,擁有BNO資格的港人已可三代移民,明年1月31日付250英鎊(約2,538港元)即可申請5年居英權,但若進一步開放予全香港人,又是否好事?

成功用LOTR入境的港人Marco認為,雖然法案對港人而言是一個非常好的逃生門,但對於英國政府能否核實申請者的背景存有疑問,「你望望華為太子女孟晚舟,佢喺大陸出世,可以由香港入境處幫佢成為一個永久居民,北京政府處理呢件事都唔出奇,呢樣嘢對真正香港永久居民唔公平。」他亦擔心若過往曾侵犯人權的官員或警員也能獲得居英權,這是否違反了當初提出法案的原意?

港人:不應責怪英國政府

對於法案提出開放居英權予97後出生的港人,今年16歲的鄧同學和王同學表示不清楚法案。王同學更表示未考慮過移民,因自己非常喜愛香港,並指「香港係我嘅根。」友人鄧同學則表示想去發展較好的地方。

葉先生贊成通過法案,認為能給予香港人更多選擇,如果法案不被通過,會有部分港人感到失望。同行的林小姐則覺得此法案會對英國構成壓力,「始終你700萬人可以去,英國點應付?畀定唔畀,都係英國嘅決定」,認為法案不通過的話,也不應責怪當局。

一家三口同行的雷先生則覺得英國歡迎香港人,身邊不少友人已申請BNO,但對於英國向港人開放BNO居英權,表示「唔知好定壞」,因為疫情期間英國都難以揾工。

自由民主黨:英國應向港人賦予居英權

英國自由民主黨國會議員卡邁克爾(Alistair Carmichael)於今年2月25日在英國下議院提交法案,成功通過首讀,但在二讀期間才可在議院被討論 。根據英國國會官網,會議議程主要分為三個部份,第一部份討論《中英聯合聲明》,並檢討聲明落實後香港的自治、人權和司法獨立的情況等;第二部份討論有關港人移民英國的條文,要求內閣大臣向香港居民賦予BNO身份和居英權的證明文件;第三部份則列出相關規定,如該法案賦予內閣大臣的權力可通過司法審核被修改。

英國自由民主黨去年12月在選舉政綱提出讓所有港人申請BNO,包括積極參與社運的年青人。卡邁克爾在2月提出法案時表示,自由民主黨一直致力爭取港人BNO身份和居英權,該黨早在香港移交中國時提出,如中國未能屨行《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英國應向港人賦予居英權。他又指今次提出法案前已獲得上下議院成員的支持,並不是一個激進的方案(「radical set of proposals」)。

卡邁克爾指,香港人在逆境和鎮壓中表現出了堅韌不拔的精神令他欽佩。他以往多次在Twitter轉載有關香港社運的帖文。最近曾就黃之鋒在9月因非法集結被捕表示遺憾,亦有響應網絡聲援12被送中港人的運動。


同類法案難成法例 37年只成功16次

英國的法案分為四類,分別為公共法案(Public Bill)、私人法案(Private Bill)、私人議員法案(Private Members’ Bill)和混合法案(Hybrid Bill)。《香港法案》屬於議員私人法案,類似香港的私人條例草案,由議員提出,主要為部分人爭取利益,並非為公眾利益。

英國國會官網列明,只有少數議員私人法案能成為法例。這類法案通常用以引起大眾討論,一般沒有爭議性的法案才能變為法例。《1997年英國國籍(香港)法案》是其中一條成功通過的議員私人法案,為英國移交香港前的居港少數族裔爭取英國國籍和居港權。

另外,今次議員私人法案用「10 minutes rule motion」形式提出。這類法案一般不會被優先討論,往往不能在一個任期內完成國會授權程序,經常未被批出御准就「胎死腹中」。根據英國國會官網,自1983年起,只有16個「10 minutes rule motion」成功變為法例,過去10年有3個成功個案,之後便要追溯到2001年的《離婚(宗教婚姻)法案》 和《私人租賃車輛法案》。

即使將來通過二讀,要成為法例仍有漫漫長路。《香港法案》在英國國會需要先經過下議院完成首讀、二讀 、委員會審議和提出報告和三讀,然後提交上議院重複以上步驟,再經上下議院一同修訂,才算正式完成國會授權程序,最後還需英女王批出御准,才能正式頒布法案。

記者 玲笙 吳美茸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20201024/RYEUUCRFA5GLNL52G64S4RT5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