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移民潮:被拒之BNO門外的年輕人

香港移民潮:被拒之BNO門外的年輕人

英國國民(海外)護照

圖像來源,REUTERS

12月7日,英國下議院對一項《國籍與邊界法案》修正案作辯論。修正案意在擴展英國國民(海外)(BNO)簽證申請資格,惠顧那些於香港97年回歸前後不久出生,沒有BNO護照的年輕人,允許他們以獨立身份申請移民英國的簽證。

當日,人在英國倫敦的港人Ray滿心期待在網上觀看該法案辯論的直播,修正案最終不獲政府支持。

「真慘,又沒有我的事了,」 他說。

雖然25歲的Ray是回歸前出生的,但父母當時沒有為年幼的他申請BNO身份, 持有BNO身份的父母也沒考慮移民。 因此,英國針對港人的移民政策惠及不了他。

2019年,Ray參與了香港反修例相關遊行示威。縱然他沒有示威控罪在身,深感香港氣氛壓抑,亦難以苟同政府施政,決定離開那裏,去年前往英國倫敦修讀電影碩士。

「在香港做電影會面臨審查問題,我不是立志要挑戰審查,但在構思時,就已經先要考慮到國安法。」

Ray不願被困於香港沒有創作自由的將來;加上原本已有多年留學英國經驗的他熱愛英國生活。

他現時持學生簽證留英,將於明年畢業的他希望留在英國發展。但這項法案不獲通過,意味著像Ray一樣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後出生的人不能以獨立身份獲得移民英國,讓他再次感到失望。

「我看到有很多人受到照顧,但我不屬於他們。」

他慨嘆稱自己為「終極漏網之魚」。

去年六月底,香港實施有爭議的《國安法》,禁止任何分裂國家、顛復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等行為。支持者擁護稱該法有效確保香港「行穩之遠」,反對者抨擊其定義過於寬泛,打壓言論、集會自由。

與此同時,香港不論在選舉制度、教育體制多方面皆面臨改革,強調打擊「阻撓政府施政」或「挑戰國家主權」行為;電影業也不例外,港府早前發出的電影審查指引,要求官員拒讓可能危及「國家安全」的電影上映。

BNO護照

圖像來源,EPA

香港《國安法》通過後不久,基於中方違反了當初就香港主權移交簽訂的《中英聯合聲明》與「一國兩制」的承諾,限制港人的權利和自由,英國政府決定開放BNO簽證計劃,履行對港人的歷史和道德責任。

在這項BNO簽證政策下,像Ray和更多1997年7月1日後出生的香港年輕人, 因為沒有BNO護照, 如果有意定居英國,他們只能依賴父母或伴侶的幫助以家庭為單位申請移民簽證。

如果《國籍與邊界法案》修正案獲得政府採納,只要父母其中一方擁有BNO身份的港人,便可獨立申請簽證。英國政府拒絶接納該法案後,Ray感到希望落空。

英國移民政務次官福斯特(Kevin Foster)在國會回復提出並支援修正案的議員時說:「我強調,為那些不符合BNO途徑資格的,仍然擁有其他幾個英國移民管道」,當中包括技術人員簽證、 以學生身份來英和為期兩年的工作假期計劃(Youth Mobility Scheme)。

福斯特指,18至30歲年輕人以工作假期計劃入境後,能以其他方式取得永久居留權,而這個具1000個名額的計劃的申請人數嚴重不足。

Ray現時持學生簽證留英,將於明年畢業。雖則他之後會多獲兩年畢業簽證,但由於他有志投身的電影業,從業員大多以自由工作者方式工作,不大可能找到僱主為他申請工作簽證續簽繼續留在當地。他說,目前自己尚沒有下一步打算。

英方在考慮擴大BNO簽證計劃時態度甚為審慎,或是顧慮到它在《中英聯合聲明》的備忘錄闡明,香港公民在主權移交後不再為英國屬土公民,也不賦予在聯合王國的居留權。

按英國協助港人團體估計,現時大約有200多名至300名沒有BNO身份的年輕港人, 基於政治甚至面臨檢控的原因,經訪客身份等途徑入境並逗留英國,正在或將會面臨逾期居留的困境。擴展BNO簽證計劃的修正案,或能容許部分人以申請政治庇護以外的管道留下來。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英國下議院就修正案進行辯論當天回應指,中方已經多次重申在所謂英國海外護照(BNO)問題上的立場,中方反對英方干涉中國內政和香港事務,英方這樣做是損人不利己,注定也會失敗。

根據英國內政部數據,從年初實施新的BNO簽證政策至9月底,已經有8.88萬人申請以BNO簽證途徑移居英國,當中大約7.61萬個案已經獲得審批。

根據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的調查顯示,最活躍於這場反修例社會運動的年齡層為20至24歲,被捕數位最高的年齡層則為18至25歲。縱然他們處於這場風波的浪尖,卻因為在主權移交後才出生或主權移交時尚為年幼,未獲登記BNO身份亦沒有申請護照,根本無法擁BNO籍身份。

這群年輕人中,還有一些是因為持有BNO身份的父母未能攜同他們一起申請BNO簽證,難以移居英國。因此,英國政府被指在制定相關BNO政策,將這一群在社會運動受衝擊最大的年輕人遺忘了。

和Ray一樣,Javon的父母不熱衷政治,無意移居英國。因生不逢的她未能獨立申請簽證。

21歲的Javon甫從香港中文大學畢業,在中學任職教學助理。

有感於香港成了「隨心所欲說一句話也被禁止」的地方,她說,在那個城市看不見甚麼希望,嚮往到擁有人權與自由的地方生活。

她指,現時BNO政策排除了「回歸之後出生的一群,希望離開的,變相沒有什麼決定權」。

今次修正案遭否決,縱然她感覺繼續被排斥在外,卻其去意已決。 她說,自己打算先透過工作假期計劃先去英國體驗生活,然後再衡量在英國的就業機會,然後作長遠打算。

英國港僑協會創辦人鄭文傑對今次修正案不獲接納感到失望,但期望今次修正案能夠喚起國會議員對這群沒有受到BNO簽證保護的年輕人的關注。

他解釋,這群投入示威的年輕一代,對社會政治現實感憤恨不平,卻因政治檢控威脅只能吞聲啞忍,麻醉自己,面臨龐大的心理矛盾與精神壓力,或將現集體情緒問題,而移居英國的機會會成為年輕港人從政治壓抑環境掙脫出來的視窗之一。

鄭文傑透露,英國內政部正與支援修正案的議員商討替代方案,考慮經由其他途徑,協助這群年輕港人。他指,當局或會針對現行的工作假期計劃,作出額外過渡安排或配套措施,包括增加計劃的吸引程度,並為參與工作假期的港人在兩年簽證完結後提供一些學徒計劃或其他工作簽證。

英國倡議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在推特指,即使政府拒絶修正案,但「我們期待上議院議員尋求通過修正案的一個版本,繼續施加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