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職業生涯:選擇戶外工作的三個英國人的故事

疫情中的職業生涯:選擇戶外工作的三個英國人的故事

鳥類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濕地公園

肆虐全球近2年的新冠疫情改變了人們生活的諸多方面,歐美一些年輕人更是做出大膽職業選擇。

他們放棄薪水優厚的辦公室工作,開始嘗試和追求在戶外時間更多的一些工作。

BBC商業事務記者凱瑟琳·萊瑟姆(Katherine Latham)採訪了因疫情而改變工作的三名英國人。

從IT到濕地

花園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新冠催生了人們園藝的熱情。

疫情前,34歲的羅什福特從事IT(信息技術)工作。那是一份非常穩定、薪酬不錯的辦公室工作。但羅什福特發現自己對這份工作越來越缺乏熱情。

他說,成天坐著,身體很不舒服;腦子也很累,壓力大、不能放鬆;還經常凌晨2點才睡覺,早晨也懶得起牀。尤其是在封城期間,整天憋在家中,與同事失去了互動,更讓他覺得這樣的工作失去了意義。

「所以,我辭職了,毫無計劃… 但我知道我會把屏幕拋棄在身後,」他說。

羅什福特意識到自己想找一份戶外工作,便開始在濕地野生動物保護區做義工(也稱志願者)。在做了6個月的義工後,他得到了一份有薪工作,開始做禽鳥護養員。

雖然這只是一個較初級的入門職位,但一年過去了,羅什福特說,他從未後悔自己的選擇。

工資確實比之前少了許多,但他說,他的感覺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好,工資減少對生活方式也沒有影響,唯一的差別是現在更開心;只不過,這可能會影響他申請房屋抵押貸款的額度。

多項研究表明,疫情後許多人在思考是否應該像羅什福特一樣,改變自己的職業或工作。

根據保險公司英傑華集團(Aviva )2021年初的一份報告,新冠疫情讓英國五分之三的僱員打算換工作。

美國也有類似情況。10月的一份調查說,一半工作人員希望改變職業,一些評論人士甚至把這種現象稱為「大辭職」。

羅什福特並不是唯一希望找一份戶外工作的人。培訓職業園藝師的英國皇家園藝學會(RHS)說,2021年,對他們的職業培訓項目的需求增長了58%,成為幾十年以來增長率最高的一個時段。

從模特到園丁

models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新冠禁足讓加德納無法再飛到外地從事模特工作,於是她轉了行。

加德納就是RHS的園藝學徒工。她從職業模特改行做園藝師。

「我非常熱愛我的模特工作 - 飛遍全世界 - 但太忙了,根本沒有時間接觸大自然,」 23歲的加德納說。

疫情讓加德納無法再飛到外地從事模特工作,她決定,改變的時機到了。現在,加德納在RHS薩里郡的威斯利花園學習園藝課程,每天剪草坪、修枝以及種植花牀等。

加德納說,這份工作讓她有機會放慢節奏、欣賞自己的周邊環境,在花園看太陽升起,「做能讓自己開心的事,這一點非常重要。」

雖然工資沒有做模特時多,但她和伴侶把自己公寓裏的一個房間出租貼補家用。偶爾,她也會做一些零星的走秀工作。

有研究稱,園藝有利於健康,可以減壓、提升幸福感。新冠期間,越來越多的英國人開始意識到園藝和室外空間的重要性。

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社會心理學教授、「新冠封鎖下的心理健康」報告的聯合作者斯瓦米說,他們的調查發現,封鎖期間呆在戶外時間多的人比大多數時間呆在室內的人更快樂。

斯瓦米教授還說,在戶外時間越長,就越能感受到恢復效果。除了身心健康之外,戶外活動還能改善人們的想象力和學習能力,增加創造力和滿足感。

「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開心」

office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相對戶外,辦公室工作久坐不動不利健康。

29歲的奧康奈爾在疫情爆發前是一家奢侈杜松子酒(也稱金酒或琴酒)品牌的銷售經理,工作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坐在辦公桌前,或是驅車往返各種會議。這一切都加劇了她本來就有的肩背疼痛。

疫情期間,奧康奈爾被停職。她意識到自己需要改變生活,先去給朋友做園藝,然後在一家園藝維護公司做兼職。現在,奧康奈爾也是RHS在威斯利花園的一名學生。

即使是在陰雨交加、寒冷的天氣做園藝也沒有令奧康奈爾退卻。實際上,她驚訝地發現,自己非常喜歡在冬天的幾個月做園藝。

「我從未沒有感覺如此好過。疼痛消失了,做園藝時更平靜。這絶對是永久性的改變,」 奧康奈爾說。

人在格洛斯特郡的羅什福特也說,他從來沒有象現在這樣快樂過。 「下班回家,身體精疲力盡,但卻非常開心,」

「一到晚上10點,我倒頭就睡著了。從來沒有睡得現在這樣美。」他說。